财产公示不让公众看,也能叫“公开”?

江苏省淮安市正式出台了《关于同步公示拟提拔干部财产的暂行办法》,决定自2012年8月1日起,对淮安市、县两级拟提拔乡(科)级以上干部全部实行财产申报公示。干部财产公示的内容暂不对公众公开,只在内网公示。(7月17日《现代快报》)

这真是一个无比奇怪的“公开”名曰公开,却把最有权知道真情实况,最需要知道真情实况的人民群众撇在了外面,蒙在了鼓里。这样的公开,不是赝品是什么?权力来自人民群众,组织部门提拔干部,实质是“公仆”接受“主人”委托,代表“主人”进行考察任用。而官员财产公开作为一个载体,承载的是人民群众的权力权利,赋予了“公权力”更为实质性的意义,以推动提拔干部的程序和结果更加公开、公平和公正。然而现在连拟任对象的财产情况也不让“主人”了解,这样越俎代庖的“公仆”,心目中还有“主人”的位置吗?

事实上,官员财产公开本质上完全是无条件的,是官员任职的必须前提。为官者好比水手,财产公开则如同带盐的海水,如果受不了海水扑面的刺痛,那么一开始便不该跑上甲板。官员财产公开不能是自由裁量,公开也行不公开也行,公开一点也行全部公开也行,只对内公开不对外公开也行,而只能是公开,并且全部公开,对外公开,用个比喻,就是“裸示”。

早在1987年,我国已有了建立国家工作人员申报财产制度的建议,从那时至今,已有25年,其间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将“财产申报法”列入立法规划,相关部门也相继发布了一些规定,也进行过一系列的试点。相比于此前的试点,淮安市今天只对内不对外的公开,显然更是退步了,是以假公开哗众取宠。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这个口号喊出了人们对公开的期待,然而如果口号只是口号,碰到实际就接不上口对不上号,就搞“变通”,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赝品层出不穷。

世上事皆有前因后果,淮安此事亦有来龙去脉。官员财产情况成了“内部资料”,公开成了“关门游戏”,更暴露了两个问题,一是有关方面自己就底气不足,担心公开资料有虚假成份,从而引发汹涌舆情,二是下意识地将公众视为“外人”,以为公众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找茬”。误识如斯,遂有无比奇怪的“公开”。然而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备感官员财产公开必须真公开无论是公开形式的假,还是公开资料的假,都只能靠真来治。(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