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沙钢集团淮钢特钢公司党委书记何达平(上)

图为在淮钢世界唯一一条超大口径无缝钢管生产车间里,沙钢集团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何达平与技术人员一道了解生产情况。 记者 朱江 摄26年来,沙钢集团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何达平用创新的火焰,把一个炼铁的土焦窑发展到横跨运河两岸、占地5000亩的巍巍钢城;把一个“小作坊”发展到年产300万吨钢、300万吨材的国内知名特钢企业。去年,淮钢销售收入149.34亿元,利税10.6亿元,位列全国特钢企业第三、世界第六。今年,在全行业亏损的情况下,淮钢利润增长11%。

沸腾的钢水,成就了何达平的人生辉煌;飞溅的钢花,映射出苏北大地“两个率先”的光明前景。

“八字方针引领企业26年”

1970年,清江市(现淮安市)政府拨款100万元建了个小高炉——沙钢集团淮钢特钢公司的前身清江钢铁厂诞生了。这个土焦窑为淮安产出第一块铁,但由于技术装备、生产工艺落后,年年亏损。上世纪80年代省冶金厅发文,勒令清钢下马!

生死关头,以何达平为首的新领导班子走马上任。

何达平,1970年从苏州电力学校毕业后支援苏北建设,1971年被抽调参与钢厂筹建大会战,从班组长、技术员、车间副主任、主任,公司副经理一路走来,深知淮钢发展的艰难。对外,淮安一没矿山二不靠江达海,办钢厂客观条件先天不足。对内,设备是三十年代的技术水平,企业规模小、产能低,没有竞争力。

上任伊始,何达平制定了“科技进步,技术改造”的发展思路。他说:科技进步是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技术改造是落实科技进步的载体。

手上没钱,何达平的对策是:走开放合作之路,“借人家脑袋、掏人家口袋”,积累发展资金。

他与无锡第三钢铁厂合作,联合实施450轧机改造工程。因不配套而“睡”了多年的450轧机被技术性“叫醒”后,改变了公司要将钢锭运往苏南开坯再返回轧材的历史,仅运输费、加工费两项每年就省下1000万元。

1988年,机电行业大发展带动矽钢片走俏,敏锐的何达平果断决定与矽钢片的龙头老大上海矽钢片厂联营,改造技术设备。四年后就收回投资,获利5000万元,成为淮钢发展的重要支柱。

从1986年到1993年,淮钢老厂连上4个10万吨的台阶,浴火重生,完成了第一次跨越。1993年,是中国钢材产销最为兴旺的年份,淮钢还掉全部贷款还盈利1个亿,迎来钢花四溢的春天。

“时刻想着危机才能远离危机”

在企业发展上,何达平总是站得高、看得远。1993年,淮钢利润突破亿元,成为“亿万富翁”,有人开始飘飘然,说要盖个漂亮的办公楼,还有人说要盖两座职工公寓,好好享受一下企业福利。

何达平清醒地意识到:如果小富即安、不乘势而上,用不了几年全厂人都要下岗回家。为此,他点燃淮钢发展史上的第二把“创新之火”:引进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同时,推动自主创新,跨过大运河建一条中国最新最完整的短流程炼钢生产线。

上多大的项目?有人说上个30吨的电炉,这样就赶上国内先进水平了。有人说买个国外的二手设备,上个50吨的,这也是国内同行的普遍做法。

何达平却有更大的手笔,引进世界上最先进的意大利涅利公司70吨的生产线,建一个投资10亿元的新厂!有人反对,说他好高骛远。他说,“上30吨和引进‘二手货’是省钱,但都是七八十年代的技术,跟在后面永远落后”。

有了先进的设备,并不等于拥有先进的技术,企业的发展还要靠自主创新。1996年,为攻克“铁水热装”电炉炼钢技术,他亲任技术攻关组长,吃住在车间,夜以继日地试验,终于攻克了全国领先的“铁水热装”工艺难关,创造了全国同类电炉炼钢电耗最低水平,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誉为“国内冶金工业的一次革命”。

这些年来,淮钢在技术创新的道路上一路迅疾奔跑,开发新品种199个,新产品127万吨,新增效益3亿元。

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打开了淮钢跨越发展的一片新天地。从淮钢最先进生产线下来的成品钢被源源不断应用于大亚湾核电站、上海地铁、京沪高速等国家重点工程。淮钢成为全国最大的汽车、铁路用弹簧钢生产基地之一,跨入全国冶金50强。

(责任编辑:吴斌(实习)、程宏毅)

热点导航

>推荐新闻

.焦点新闻